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村上小学下-【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50:35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她依然没有理我,我继续追问她,“怎么会一个人跑这里来的?”她猛地抬起头,朝我凶悍的吼道:“都死了!”语气冰冷的可怕,我莫名的感到一丝凉意从头滑到脚,心底也开始害怕。

她一直横眉怒目的盯着我看,可当时我没明白那种眼神意味着什么,还是在她凶狠的指着后面的灵堂,我才顿时幡然醒悟。只见她僵硬的吐出几个字“这就是我家!!!”

我不懂她为什么会这样说,以为她是跟我开了一个恐怖的玩笑,我依然强装镇静的笑着说:“那灵堂要是你家,那你怎么睡觉的?” 因为年龄小,所以什么话都不懂得避讳,直接脱口而出。

她说我要是不相信,可以跟她去里面看。因为人心底本身就有恐惧存在,所以我根本不敢跟她走后面去,叫她跟我一起出去了在说。

她幽幽怨怨的重复着:“你是出不去的...你是出不去的...”

我说怎么可能出不去,我是怎么进来的,就能怎么走出去。只见她轻笑一声说“你到外面的的大树下面看清楚。”

我跑到外面,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伙伴们他们四个人倒挂在树干上,脸部充满血淋淋的红血,眼珠子瞪的老大,舌头更是掉在半空中。我被眼前的这一幕吓惨了,双腿瘫坐在地,已经哆嗦的说不出话来,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更让我难以忘却的是:那些红血滴的我浑身都是,冰凉而生腥。

我瞬间觉得教室里的那个女孩是如此的恐怖,只听见她颤颤恶恶的说着“你也跑不掉的!”我此时已做不出任何反应来,感觉一股暖流从我裤子里流了出来,我稍许恢复些意识,我万般惊恐的看着她说:“你...你...你是不是人!”

“对,我现在不是人,不过你马上就会跟我一样了。”她轻飘飘的说着这些话。

听到她说这句话我更加彻底崩溃了,经不住大声的哭了起来,“你为什么要害我们?我们跟你无冤无仇.”我惊恐的大叫着,然后眼前的光景开始变得异常模糊,双目一闭,只听到一句话“因为你爷爷!”

当我醒来的时候, 已经睡在家里了。奶奶见我清醒之后,激动地泪流满面喊道“王坤,快过来,杰娃醒了,杰娃醒了!”

爷爷和另外一个老爷爷走到我床边上,笑着说“你们这娃也算是命大,要是晚到一步。估计...”

那个老爷爷说“杰娃醒了也就没事了,不过有三个忌讳,你们一定要记住:一:忌夜路(最近三个月不能让娃一个人走夜路);二:忌丧事(今年一整年都不能靠近办丧事的人家);三:忌病房(比如医院、或者外人的病房)”

这三个忌讳爷爷奶奶倒是记得很清楚,而我当时基本上都没理解透这些忌讳。我问奶奶我到底是怎么了?头好晕,还有其他四个小伙伴他们都怎么样了?

奶奶说其他人都已经安全的各回各家了,只有我还被蒙在学校里面。事后听奶奶私底下跟我说:我是被鬼梦靥了,因为奶奶他们发现我的时候,我正好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大树下面。

也是其他小伙伴们跑回家的时候,正好奶奶撞见他们,问他们看见我了没?他们说我好想已经回家了,可奶奶不相信,就跑跑走走的往家里赶,却发现我还没回家。当时不好的预感就立马浮现到脑海里面,我可能出事了!

在得知我们一群小孩子去过村中小学之后,奶奶才找到爷爷,跑到学校把我给抱回家。当时我的大致状况是:身体冰凉,嘴巴颤颤巍巍的说着密语“放开我...”,嘴角边上的白沫已经流到地上了,更让我觉得羞愧的是:那股暖流不是别的,正是我流的尿。

养好身体以后,我整天躲在家里不敢外出,害怕黑,睡觉不敢关灯,也不敢一个人呆着。包括去学校读书的时候,也不跟同学们多说几句话。当那几个跟我一起玩过捉迷藏的人问我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我默不作声,之后就只知道哭,还有的人都以为我傻了。

但我自己心里还是很清楚,脑海中挥散不去的那句话“因为你爷爷”——直到我成人之后,奶奶才跟我说了原因。学校里死的那小女孩的的确确叫“张小雪”,她是因为爷爷在教室房顶修瓦的时候,一不小心手一滑两块瓦片从高空掉下,刚好砸中了正在听课的小雪。

因为砸中要害,血流不止,再加上农村里面医疗条件当时又极差,失血过多以至于小雪不治身亡。

爷爷当时请来的那个老爷爷,是我们附近村上一座山顶大庙里面懂风水、驱邪、诛鬼的老先生,很多现代医学治不好的怪毛病,都被妙手回春的老先生给医治好了,所以我的感触是:这个世界这么大,无奇不有,任何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包括连现代科学都解释不了的灵异怪事。

后来那所孤僻的老学校,就被人们永远的遗弃了,直到村上拓展建设,修建水泥路,那所老学校才被施工队给强行拆除。因为我那时刚好在县城读高中,也是听村里人说的,施工队在拆除学校的时候,听到小女孩的哭声,以为是哪家的孩子受了委屈,在学校附近哭泣呢?还有更吓人的是:在拆学校的时候,施工队的人当时立马头疼不止,紧接着肚子也疼,倒在地上不停的来回打滚。

要不是爷爷请了那位老先生来镇住场面,做了法事,估计都没人敢继续拆学校了。

我虽然时常梦见小雪的鬼魂,但她根本伤害不了我,因为爷爷专门请那位老先生给我挂了一块玉观音佩在我胸前,爷爷说这是老先生在佛祖面前开过光的,可以永远保佑我平安。

后来我就随我爸妈到了广东工作生活,慢慢走出了阴影。可是我始终忘不了她,忘不了那个恐怖的场景...一个人呆在黑暗的地方,都还是很害怕。

治疗淋病手术费用

一家正规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治疗骨科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