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互联网动漫新生代探索产生中的运作模式

发布时间:2020-06-29 20:29:58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第1页:创意源于草根第2页:探索中的运作模式

互联网给了新生代动漫另一种生存方式的可能性选择,动漫以新的形式填充了人们碎片化的时间,大众的语境正在被动漫的亚文化浸润和渗透。

有多少人是在漫画的陪伴中走过自己的青少年时代?

走过日本先锋漫画风靡中国的20世纪90年代之后,国内许多传统漫画杂志也在互联网的风潮里搁浅。《新干线》、《北京卡通》、《电漫》、《梦幻总动员》,这些承载了一代漫画迷记忆的动漫杂志走过盗版和市场关注的动荡变幻,在2006年长久休刊。

互联网动漫与传统漫画已经模糊了原有的界限,一部漫画,通过制作工具加工就可以算作数字漫画,但去除形式的转换,也有国内原创动漫在新的互联网寄居地上长成,它们为自己换来不同的生存空间。

2000年以后,生成了第一代互联网动漫形象,顶一个大脑袋,四肢柔软又贱贱的兔斯基、方头方脑的张小盒,抑或“桂宝”、“悠嘻猴”,它们因表情被熟知并在网聊的平台上迅速散播,但也有像只一条白色小内裤的小狐狸阿狸那样,在连续的故事里,坚守一直以来的“温暖和治愈”。

但随后,从游戏、小说、影视等作品甚至现实生活里的事件衍生出来的同人漫画一时间成为风尚,“泡芙小姐”原创剧诉尽都市白领繁华却又寂寥的情感,暴走漫画的王尼玛总在对自己和别人的糗事极尽自嘲,“我叫MT”、“啦啦啦德玛西亚”相继从各自的领地里迁移过来,“有妖气”也借着《十万个冷笑话》将网络“吐槽”文化做到极致。

动漫作品从来都是在用不同的方式讲出人们感受到但又讲不出口的苦与乐,或许有人会说“动漫这个行业正在被互联网治愈和复原”,新近萌生的动漫作品也在互联网的世界里沉淀和成长,在途中建立规则且各怀梦想,阿狸从故事绘本、表情走到周边产品,有妖气的动画短片累积播放量已超过1亿,甚至酝酿着大屏幕上的电影梦。

如果将这个行业看作一个孩子,那么他终究会成长且可塑造,2011年艾瑞咨询的调研数据显示,全国动漫爱好人群约1.6亿,其中54.3%的人对手机动漫感兴趣,而58%的用户愿意每月支付超过5元的使用费。预计手机动漫用户规模将超过3600万户,如果按照手机动漫功能费5元/月计算,未来3年的手机动漫收入规模为23.1亿元。”这个时代的动漫在“卖萌”、“自嘲”、“治愈”或“吐槽”,但也同样在被资本关注。

创意源于草根

每个动漫形象都在尝试陪伴与了解,但现在他们比原来多了许多产品思维,有明确的目标人群,尝试了解用户,在用户有想法萌生时,动漫平台就已经在作品中给予表达。

在国内原创动漫中,阿狸一直在可爱与卖萌中坚持“心灵鸡汤”路线,生于原创者徐翰高中课桌上的阿狸可算作成名于网络,2006年徐翰把阿狸的四格漫画贴在猫扑、天涯、网易等论坛,积累出阿狸最初的粉丝和人气。

阿狸的目标用户群定位于15~30岁以上的人士,他们多为女性白领,但梦之城尤为看重网络用户群。徐翰的所有创作都在尝试“吸引成年人的目光并迎合其口味”,用系列化又足够动人的故事讲述让读者在某一瞬间被击中也被留住。

但阿狸并不仅仅卖弄自己的可爱,漫画里它性格鲜明,害怕孤独寂寞,舍不得离开妈妈,暗恋女生桃子,他的性格里有忧伤细腻的小心思,但又在表情里尽量的搞笑或卖萌,他的快乐和忧伤每个人都曾经历过。

梦之城CEO于仁国并不认为阿狸是完美的角色,它会有胆怯和幼稚,甚至坚信有开出鸡肉卷的花,但阿狸的故事却在传达最普遍的价值观,“有读者会把它当作自己,因为阿狸讲出与他们相似的心路历程”。

“有妖气”则向着互联网更走近了一步,完全将自己定位于一家互联网公司,它把吐槽的“互动性”发挥到极致。读者可以在当前漫画上做实时评论,甚至对同一时段的评论做再度评论,原本单向的漫画阅读变成网民自发性内容的再创造,“作者你能再画的丑点吗”“眼睛好恐怖,shock”,这些可参与的互动体验和吐槽已经比漫画本身精彩太多。

但这些也是构建于互联网文化的多年积淀之上,2003年到现在,网易跟帖已经做了10年,恶搞、讲反话、自嘲、调侃和讽刺,原本陌生的幽默点也晕染为一种跟帖文化,2009年“吐槽”和“脱力系”等等幽默元素也随日本动漫笼络了漫画一代青少年,已有的文化和用户群变成有妖气随手而得的借力。

有妖气的《十万个冷笑话》是这个时代里“日式幽默”的范本,它请来日本漫画中文版配音团队CUCN201,又比日本动漫更多一层现实生活的代入,动画版按部就班的每月更新一集,原有日式动漫的读者群体很清楚的知道“笑点”到底在哪里,他们也把每次动画版更新声张为网络吐槽大事件,最新一集官方统计的总播放次数已超过3亿次。

当然,更多动漫团队并没有如此大众化的漫迷积累,他们往往更加小众,甚至有一些低调,他们是只希望自己的漫画形象被关注被依赖但又拒绝自己走到台前的动漫团队,就像“暴走漫画”的王尼玛,80后,一如既往的保持神秘。

他一边呼喊着“把你抓狂的点子画出来,释放你暴走的灵魂”,一边提供给网友们简单易操作的漫画制作器,或者说是画图工具的升级版,你可以自行选素材图放上来,可以上传图片、通过地址链接粘贴网上图片,文字,当然也可以用画笔自己书写。

暴走漫画更像一个取材于民的平台,作品多为网民生活中发生的糗事或笑话段子,“暴漫在为人们提供一个出口,把表情和感受夸张和极致化,通过寻求更多人的共鸣而排解压力”,创始人王尼玛一直把情绪释放与分享看作是“暴漫”最宝贵的核心。

阿狸说尽心里的那些话,张小盒或暴走的四格漫画,他们都填充了人们碎片化的时间,把那些看似小众的柔性休闲附着在足够代入感的故事里,成为大众生活中足够稳定的参与和认同,从互联网中成长的动漫都在做这件同样的事儿。

翻墙回国教程

海外华人如何看国内视频

华人回国

回国看视频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