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绿色沙漠助推西南大旱

发布时间:2021-10-21 18:43:34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绿色沙漠”助推西南大旱?

“绿色沙漠”助推西南大旱? 更新时间:2010-4-2 0:55:46   ■本报记者 杜悦英

一连数月的西南大旱,将桉树和橡胶推上了干旱成因的审判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林业专家、环境生态专家、环境NGO人士认为,西南大旱主要的成因固然是大气环流等自然因素,但是,西南地区无序的水电开发、西南江河的污染、缺少以灌溉为目的的水利设施、桉树和橡胶大规模人工林的种植等因素,对旱情的影响也不容回避。

大规模种植的人工桉树林和橡胶林,在林学界属于“绿色沙漠”范畴。以这两类树种为代表的“绿色沙漠”,到底给西南地区带来了什么?

对旱情雪上加霜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相关人士均表示,桉树、橡胶的大规模人工种植与干旱存在一定程度的关联。

“桉树在生长过程中耗水多,耗肥多,而且大面积人工桉树林周围几乎不能生长其他植物。”国内环境NGO绿家园志愿者召集人汪永晨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桉树是外来物种,又在一些地区大面积种植,破坏了原有的森林生态系统,使森林涵养水源的能力变差。”在她看来,桉树对于旱情是雪上加霜。

原云南省委咨询专家、昆明理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侯明明则说,“桉树和橡胶的大规模种植,对地下水位的影响很明显。”他说,桉树、橡胶人工林的林间结构和林下结构均与原始森林不同。比如桉树和橡胶的地下根系十分整齐,会影响原有的地下水结构,影响水分涵养,影响局部小气候。侯明明说,前几年,虽然未出现大旱,但桉树和橡胶的大面积种植对局部小气候的影响已经显现。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蒋高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干旱不一定就有桉树的直接原因。他说,由于没有确切的数据支持,桉树、橡胶等大面积人工林种植是否影响了局部小气候尚难做出定论,结论的得出还需要几年时间的科学观察。

人工林的代价

森林是一个复杂的自我再生系统,包括了有着紧密联系的土壤、水、微生物、能量和多种多样的动植物。人工林是人类主动培育出来的,其物种和结构都被极大地简化,产物也只有简单的几种,不是木材、燃料、树脂、油就是水果。人工林的树木与森林不同,树种和年龄都比较单一,其生长也需要大量和持续的人为活动的参与。

毋庸否认,人工林有满足商用、助力绿化的优势作用,但上述特点,也对生态环境造成了新的威胁。

国际环境NGO绿色和平森林项目经理刘兵向本报记者介绍,2005年以来,他参加过数次海南、广西等地桉树人工林的调查,调查中,有当地百姓反映,桉树人工林附近水库的水位连年下降。绿色和平发布的一项林业研究报告援引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观点说,“在任何无林地集水区种植桉树人工林都会严重减少当地的水资源。”

蒋高明认为,桉树作为外来树种,在中国西南地区实施大面积人工种植,显然是不妥当的。首先,大多数桉树在引进中国时所种植的区域并非“荒山”,他说,福建、云南、广西、广东、海南等亚热带甚至热带山地,自然生有大量草和灌丛,“荒山”实际上就是森林的雏形。如果人不去干扰,严格封山,时间一长,就会育出良好的常绿阔叶林。而在所谓“荒山”上种植的桉树林,蓄水性很差,满足其生长要消耗大量的水分,造成林地和周边土地地下水位严重下降;同时,桉树人工林对林地养分消耗严重,破坏了养分平衡,造成地力衰退,桉树“抽水机”和“抽肥机”的“恶名”并非空穴来风。此外,桉树还会产生化学他感物质抑制其他生物生长,造成生物多样性明显下降。

山地人工桉树林的管理者往往通过施肥来满足树种的养分需求,“但这种做法非常危险”,蒋高明说,在有一定坡度的山地施肥,肥料损失将不可避免,桉树林地生物量远大于一般农田,对于氮磷的需求更大,化肥损失率通常大于40%。这样,以森林水源为生的下游人群将遭受严重的化肥污染,江河和近海富营养化将更为加剧。

侯明明和他的学生曾经关注将热带雨林砍伐、大规模人工种植橡胶之后两者的对比状况:

从风向上看,当风经过热带雨林时,大部分被迫抬升形成自由流从树顶通过,少部分透过树林从林间穿过形成束缚流,橡胶林由于其较规则的排布,树的行列排布之间会形成较规则的风口,所以形成的束缚流较热带雨林大且有规律性。束缚流会在风口处穿过,形成定向风。定向风会对林间的温度、湿度、蒸发量产生很大的影响。

从持水作用看,热带雨林树木长得很高,有不同群落、不同层次,在很小范围内,就有很多物种,而橡胶林只有一个物种,还不能种得太密,胶林中的空间使林中水分极易挥发。

此外,由于树冠结构的差异,橡胶林的穿透雨量要远远大于热带雨林多层雨林的穿透雨量。而橡胶林的地表植被覆盖较差,林冠的持水能力也不如热带雨林,因而橡胶林容易形成较大的地面径流,对地面形成冲刷,造成水土流失。

在侯明明看来,将热带雨林砍掉种植橡胶树并不是简单的一种树代替另一种树,而是改变了整个树林生态结构,将会对整个地区的原有系统产生毁灭性的灾难。

生态效益如何复归

在中国西南地区,林地经济效益和生态功能的矛盾日益凸显,桉树因其速生丰产,确实给利益相关方带来大量经济效益,但“过于重视经济效益,生态效益谁来买单?”对此,蒋高明十分忧虑。他建议,桉树作为有一定入侵潜力的外来树种,不宜在中国西南地区继续种植,亚热带山地营林应以自然恢复为主;即使造林,也应当选择适应力强的本地树种。广东等地已有通过种植相思树等本地树种,实现生态恢复的实践样本。

绿色和平对在中国西南地区大规模种植桉树一直持反对态度。刘兵告诉本报记者,桉树种植应实现与本土树种的混种,实施科学规划,在种植前先开展环评,并应有效实现政府监管。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西南生态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赵一鹤正在进行一项关于桉树人工林生态效应的研究,他告诉本报记者,桉树种植一定要经过科学合理的规划和恰当的生态经营管理,水土涵养区坚决不能种植;在缺水、少水的地区也要避免大面积种植。

“人工林给森林带来的影响不仅局限于桉树这个树种。”前述绿色和平报告援引Carrere.R和Lohmann.L的话说:“问题不在于任何一个特别的树种或者它们特有的生物特征,而在于我们如何去利用它们。”

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VPN

加速器

UU加速器

vpn外网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