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经典民间故事血玉吊坠-【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30:52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清朝时,芒砀府有家经营金石玉器的商铺,掌柜名叫赵相才,是个很有眼力的鉴宝专家,金石玉器是真是假,值不值钱,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因本钱小,县官又是个横征暴敛贪赃枉法的官痞子,生意一直不很红火。

一天早上,赵相才背上褡裢,辞别妻子,到乡村山野去淘宝。生意冷淡时,他喜欢扮成算命先生四处云游,运气好时捡个漏,赚点银子。

这天傍晚,赵相才在芒山脚下的一个村庄给人算过命后,问看热闹的人,谁家有老辈遗留下来的金石玉器之物要卖,他可以高价收购。人群中有个年轻人说:“魏老伯,你家不是有一块祖传的血玉吊坠吗?拿出来让他瞧瞧。”大家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在一个颤巍巍的老汉身上。赵相才了解到,老汉叫魏德明,老伴刚刚过世不久,也没有孩子,生活一直很贫困。魏德明开始有些不情愿,后来架不住大伙的起哄,只好从脖子上把大伙所说的血玉吊坠拿了出来。

吊坠半个巴掌大小,红得耀眼,赵相才接过一看,心里便有了数。有人问他值多少钱?赵相才并没有急着回答问题,而是娓娓地向他们介绍玉石的鉴别知识:“这块血玉吊坠,其实是块普普通通的鸡血石,值钱的鸡血石须血色鲜红,俗称‘活血’,血量不能太过,六七成为珍品,再者就是血形有特色,虽说这块吊坠颜色鲜红,雕刻的鸡形生肖栩栩如生,但充血量太大,也没什么血形,而且鸡的背上有个洞,里面中空,因此也值不了多少钱。”

大家见他说得头头是道,纷纷点头附和。有人不耐烦了,问他到底值多少钱?赵相才微微一笑说:“这个吊坠虽说不值钱,但因为是鸡血石,也算作一件不寻常的东西。市场价二十两银子。”二十两银子,在这个穷乡僻壤里可是一笔不小的钱财,引得很多人咂舌羡慕。赵相才望了魏德明一眼,见他并没有动心,心里不停地盘算着如何让他就范。

说句实话,这块血玉吊坠值六十两银子,不过,赵相才可不想花大价钱买,没有钱赚,他是不肯出手的。买卖古玩玉器这些东西,拼的就是眼力和智慧,第一次出价钱,他是不能一次到位的。

魏德明接过鸡血石吊坠,往脖子上一挂,转身就想走。赵相才知道遇到了难对付的人了,急忙说道:“老伯,这块石头卖不卖?您老一把年纪了,留着它也没什么用,不如卖给我,我再给您加十两银子,这可是最高的价钱了。”老头转过身来,脸色有些悲伤地说道:“这块石头是我家老婆子陪嫁的东西,卖了它我死后无法向她交差。”

“给五十两银子,我让魏老伯把石头卖给你!”正在赵相才为买卖不成暗自惋惜的时候,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发了话。五十两银子,他没有多少油水可捞了,但为了让这桩买卖冲冲运气,赵相才咬牙点了点头。魏德明没听汉子的话,无论那人怎样劝,还是不愿卖,这让那人甚是尴尬。有人小声议论魏德明不明事理,魏德明把头一梗,赌气地说,想买他的血玉吊坠,一百两银子,少一个子儿都不行。

赵相才一听乐了,看来这次是遇上怪人了,他呵呵一笑说道:“老伯,真有你的。看来你真是大行家啊,你有没有听说过血玉通灵之说?你这块玉石能通灵。一百两银子,不算多,只是我没这么多钱。等攒足了钱,我再来买,你可要保管好啊!”魏德明要价太高,赵相才心中有气,就涮了他一把。

赵相才赶到镇上落脚时,天色已黑了下来。一天的劳累,让他倒头便睡。第二天起床时,已经日上三竿了,还没等他洗漱完毕,突然闯入几名如狼似虎的衙役,不由分说把他捆绑起来。

很快,赵相才就被押到衙门。县太爷升堂审案,他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魏德明被人勒死在家中,血玉吊坠不知去向,作案现场有他占卜用的罗盘,捕头在客栈的院墙外找到拴玉石的红绳。这些证据都把凶手指向赵相才,这让他有口难辩。

没想到自己的一个恶作剧,竟招来了灭顶之灾,赵相才大声喊冤,县太爷根本不听他申辩,魏德明的邻居和客栈的老板又不能证明他的清白,形势对赵相才越来越不利。

县太爷是个糊涂官,赵相才早有耳闻。盗宝杀人,这可是掉脑袋的大事,他不敢有丝毫大意,面对咄咄逼人的审问,赵相才据理申诉,说是有人盗宝杀人,故意陷害他。县太爷哪肯听他的申辩,惊堂木一拍,让他交出血玉吊坠,否则就大刑伺候。

赵相才见多识广,知道刑具的厉害,他文弱的身躯根本无法忍受酷刑的折磨。看得出,县太爷认定他是杀人凶手,如果不想办法自救,很可能成为一个屈死鬼。很快,一个大胆的冒险计划就在他脑海中形成。

县太爷刚要下令,赵相才突然呵呵一笑,朗声说道:“我想跟您单独谈谈,您这样不问青红皂白的审案,有失公平啊!”那语气、神情藏有深意,县太爷好像犯了思量,宣布明天再审。

细胞免疫治疗

在太原去哪家人流医院好

重庆哪家医院人流好

国内打干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