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大行衍生品交易员这就是一场对决

发布时间:2020-10-17 01:52:03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大行衍生品交易员:这就是一场对决

8月29日,央行一则将银行保证金存款纳入准备金缴款的通知,搅动市场一池春水。  “我们上周五就得到这个消息了,当天提前布局,买入很多看涨利率的合约。周一消息传开,IRS(利率掉期)高开十几个点,止损盘不多,我们继续买涨,一直到利率涨了三十几个点,很多人不得不止损。整个市场很疯狂,平时IRS波动幅度一般在10个点内。”一位国有大行衍生品交易员周岩(化名)30日在回忆起前一天的交易情形时仍然难掩兴奋。  当天,IRS利率最终上涨40多个点。“以1个点200万计算,最大亏损在1个亿左右,对大行来说不算很多,但机构小的话可能扛不过。越激进的死得越惨。”周岩表示。  实际上,在央行通知出来前,银行间市场利率曾经历了一波下行,也令很多机构放松了警惕。直到29日回购利率再次跳涨,市场再次被恐慌情绪笼罩。“最绝望的是外资行,之前做了很多看跌利率的交易,现在除了止损别无选择。今年这种意外的情况比较多,他们来回绝望已经好几次了。”周岩不无调侃地说。  多空对决  与债券交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同的是,利率掉期交易是一个“零和游戏”。  利率掉期交易合约是最常见的一种衍生品,需要相反的两方首先确定一个名义本金,在合约时间段中,其中一方同意定期付给另一方以固定利率计算的现金流,另一方则同意定期回付以现时浮动利率计算的现金流(浮动利率以市场基准利率为准)。这意味着看对利率方向的一方将获得正现金流,而看错利率方向的一方则要承受负现金流,直到平仓止损。  8月初,受欧美主权债务危机影响,避险资金流入债券市场,市场利率一度走低,不少市场人士亦猜测中国宏观调控政策可能放松,市场利率或将继续走低。“一些外资行持这种观点,就使劲卖IRS,卖到不能卖为止,头寸可能达到几百亿,出手非常狠。”周岩称。  但8月29日央行上述通知令形势急剧逆转,市场利率飙高。“突然出来这个事,前面接了外资行卖单的人就看到曙光了,使劲买,利率一下子冲上去。利率一旦上去后,这些机构没有及时获利出来的话,只能止损,但止损又会进一步推高利率,他们就会很难受。”  周岩透露,一旦碰到这种比较意外的事件,很多市场人士都知道哪些机构肯定要止损,就故意推高利率逼这些机构止损(行话称为Squeeze),从中获得最大的利益。“也不是什么阴谋,这就是一场对决,打到对方没有任何力量反抗,只能投降,打电话给你说‘我止损,你要不要’,如果你说‘我不要’,那对方就真的是绝望了。”  29日,从开盘上涨10多个点,到接近午盘时涨幅达到30多个点,IRS利率扶摇直上,让此前做空的机构坐不住了。“我们做市报双边价,平常买卖价差(bid-to-offer spread)也就四五个点,现在最高能到15个点,即使是15个点也有人点卖出(offer),因为有人要止损。”  实际上,这一幕在去年10月就曾上演。“当时也是外资行一度卖出IRS特别多,将利率打得很低,然后央行突然加息和调准备金,外资行已经积累了大量头寸,怎么办?有一家外资行直接给我们打电话说五年期做10个亿,不问价格,直接砍掉。”周岩说。  不难看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背后,是中外资行操作和激励机制的差异。“中资行灵活性比较大,盘子大,敞口大,止损制度不是特别严格,赔了也不会怎么样。外资行就不一样,赔钱就要走人,所以他们心态不一样,比如一年期IRS如果涨40个点,方向做反的人就绝望了。”  交易“江湖”  从去年10月至今,伴随着央行紧缩政策的步步实施,银行间市场利率几起几落,交易员们亦备受考验。  “在那山的这边海的那边有一群交易员,他们苦命又聪明,他们每早借资金,他们来自银行券商保险财务和基金,他们奋战每周一级的发行。哦苦命的收益率,哦苦命的借资金,他们齐心协力开动脑筋稳住了收益率,但是转眼央行提准又加息。”这是近日在坊间流传的一则仿“蓝精灵”体歌词,虽不乏调侃之意,但亦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了交易员当前的生态。  尽管共同面对今年资金市场的急剧动荡,但交易员群体亦各不同。周岩称,资金交易员主要是进行流动性的摆布,对利率并不敏感。“因为他们不是盯市的(mark to market),也不做波段,而是根据银行整体的流动性,缺钱就借钱,有钱多就出钱,利率涨跌无所谓的。”  相比之下,债券交易员则要承受更大的压力,“做债券是要赚价差的,预计行情不好就要提前卖掉,卖不掉就看能不能扛,扛不下去了只能止损。前段时间债券收益率下来一些,有机构又增仓,刚刚赚了一点,结果到上周五又没有买盘了,没跑出来,极度郁闷。如果到年底都没好转,中间肯定有一大批止损。最后无非是没有奖金或跳槽,今年跳槽的会比较多。”  不管是资金市场、债券市场还是衍生品市场,都是自成体系又各自联通的“小江湖”。  “这个市场有坐庄的,有放假消息的,很有意思。”周岩笑言。他举例说,8月份欧美危机股市暴跌的时候,某位著名的市场人士对外表示,预计9月份要降准备金,一年期掉期利率会跌到3.2%,五年会跌到3.5%,但他自己做相反的方向,有些人接受他的看法卖出,他实际上是接盘买进。“现在利率涨了,别人亏,他赚了。这也可以说是放假消息”。  与股市一样,债市也会出现机构联合坐庄的情况。“比如哪两家机构关系好,商量好将某个利率控制在什么水平,你卖我买,我卖你买,如此往复将做反方向的人打怕;有时候是大家认可一个观点,就共同往一个方向做,但也许这个观点是错误的,那就要承担风险了。”周岩表示,不论怎样,交易员做的方向一定要与市场方向一致,才能有盈利可能。

ib 补习

alevel数学难度

a-level课程